喝茶看卷吸菲

首先,超谢谢 @嘘嘘子 太太给我配的图

超好看(舔舔舔) ‎(∩❛ڡ❛∩)

(请不要随便转载,表明出处就好啦)

期末也完了(各种意义上),我也准备开始填坑了

希望写出来的东西还能看

明天摸一个小甜饼,请笑纳

┗( ´,_ゝ`)┛

来来吃一口菲力( ͡° ͜ʖ ͡°)✧

Nacci:

旁友们。


吃,安利吗?!!


我这里有个宝贝!!!!!!


咳,这是一个关于加非本人的【个人向】安利,对于加菲从头到脚由表及里的不负责描述,该安利感情真挚,私货较多,除了有点咸湿(。)之外都还好!!欢迎来吃!(¯﹃¯)



【TSN】【ME】真爱效应

  Mark是一个神,控制着各个平行宇宙。平常为了消磨无聊时间,他总是造出不同的自己放入不同世界。爱撩的Daniler,霸道总裁LEX ,呆萌的Mike。

最近Mark发现一个奇怪的点,不论哪个世界线,他的人物总会和一个有着棕色发色和眼睛,笑起来像天使的青年在一起。不知不觉的Mark已经将自己的大部分时间用在关注青年身上了。

看着有着和自己一样的脸的人物,Mark一阵不爽。最后他想出了一个好点子,自己再创造一个世界不就好了吗。

手一挥,一个蓝色的星球出现在了Mark眼前。Mark轻轻的用玻璃罩起来,放到墙上的架子上。旁边还有各式各样的星球,一个玻璃球代表着一个世界。

Mark点点玻璃球,瞬间一道光笼罩了他。

光逐渐消失,入眼是一片白色的房间,衣服,笔,书,不一例外的摆的非常整齐。床上鼓起一个可疑的弧度,不断起伏。

Mark站在青年的床前,阳关透过枝条又飘进了屋内。

慢慢的揭开被子。嗯?

这不是一个青年,只是一个还不到十岁的小孩子。

正当Mark想魔法用错了时,一个小肉手攀上了Mark的胳膊。

“你就是我的仙女酵母吗?”看来还在换牙期,说话漏风。

不过,细看这个小孩子,棕色的眼睛,笑起来像个小天使。应该就是那个人没跑了。为什么是小孩子,他可不是恋童癖。

“为什么是仙女教母?”想虽这样,但还是老老实实的抱起来趴在自己身上的一小滩。

“因为妈妈说每个公主都有自己的仙女酵母” 小家伙无比认真地说。

“那么我是您能满足任何愿望的仙女教母”他可记清楚了Daniler最能讨青年的欢心了。Mark期待着怀里的小可爱能给他一个吻。

“哈哈哈哈...” 

这不按剧本来演。

“你一点也不像仙女教母,哪有这么面瘫的教母,而且你也没穿你的魔法袍” 

“......”就算是神也是有私人生活的。

“我是Eduardo Saverin” 

“我叫Mark”糟了,顺嘴就说出了自己的真名。虽然说没什么,Mark毕竟还是不习惯。他已经独自活了不知多少年了,只是在不经意间注意到了这么个人,这个小可爱是因他而在的。

“Marky” 可爱的小奶音。

“随便你说什么” 他放下怀里的小人,太软了,他怕伤害到他。

Eduardo脚丫刚着地就绕着Mark转了好几圈“你真的是酵母吗?” 看来他最在意还是这个。

“.....真要说的话,我也应该是教父” 弯腰摸摸Eduardo头顶。

“那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吗?”仰着头,眼里满满的期待。

“会”

 哪个世界的Mark都拒绝不了Eduardo。

“不过,你的家人也会发现我的,他们会杀了我。”Mark蹲下一本正经的对着坐在床上的Eduardo说。

“那怎么办”赶紧锁上了门锁,抓着Mark的衣角,生怕下一秒他就飞走了。

“那我们许愿吧”

“许愿?”

“对,我是你的教父,你的愿望我都会实现。”Mark难得的笑出来,揪了揪Eduardo的脸。

“太吼了,那我要....” Eduardo兴奋的在床上蹦来蹦去。

“我要你,等我长大来找我”

“好,我的Eduardo”

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声音逐渐加重“Ed?我亲爱的你起床了吗?”

“糟了,是我妈妈!怎么办!”Eduardo审视着房间的衣柜,想把Mark藏进去。

“不要慌,Eduardo,你忘了我是谁了吗” Mark的手指放在Eduardo眼前,打了个响指。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房间里阳光,窗外的花瓣,风,都停下了它们的脚步。

“看外面”

Eduardo吃惊的望着窗外。

Saverin的庄园仿佛是一幅油画。

“Eduardo,等你长大,我会去找你。”两个人站在长窗边。

“那我怎么知道是你呢?”

“那我们就打个暗号”

“霍格姆兹!”

“....太傻了,那东西根本不存在”

“那什么好呢”歪着小脑袋,很努力的在想。

“那就wardo 你的名字,只有我这么叫你”

“好!只有你能这样叫我”大大的笑容比阳光都刺眼。

身体中的血液都流得快了,心脏砰砰的跳,想说些什么,但喉咙里好像有什么,脸上火燎火燎的,手上的紧张小动作停不下来。

“我等你长大”

“你回去之前,可不可以再抱....Mark?”Eduardo疑惑的回头,房间里已经没人了,风继续慢悠悠的向前飞。

手突然碰到一个东西,是一张扑克牌。

果然是魔法啊,这样想着,Eduardo打开门锁。

“Ed?我听见你在和谁说话吗?”

“mama,我看到了我的仙女酵母哦”手里举着那张牌。

“是吗?那和我们的小Ed说了什么呢?”

“秘密哦”

Eduardo看着那张牌,是一张红桃A。





加勒比海盗之夜


“我可不可以给你变一个魔术?”

Eduardo看着这个比他矮很多的小卷毛,莫名熟悉。

“好啊”

“从中抽一张牌”

“好了”

“请你看清你的那张牌,wardo”

Eduardo看见手里的那张红桃A。

“我来找你了,wardo”

“我的仙女教母终于来了”

拥抱之余不忘调笑着。










【ME】不可思议的爱丽丝




若我沉溺在这梦境里,成为梦中的你,是否就更接近自己。









mark如往常一样早早地出家门赶去公司。即便他现在是亿万富翁也和原来一样。但是今天Mark一直觉得有人从他踏出家门就跟着他。

Mark猛一回头,后面没人。

走了几步,再一次回头,还是没人。

Mark摇了摇头,认为自己太傻了。抓了抓自己的一头卷,继续赶自己的路。突然感觉有东西趴在了自己的鞋上。

低头一看。

鲑鱼:“You are been watching”

谁能解释一下这条鱼为什么有脚啊!还有它是条鱼啊!它是怎么呼吸的!Mark嘴角抽了几下。看着这条鱼。

一人一鱼就这样在无人的街深情注视着。就在Mark准备一脚踢开这个挡路的东西时。这条鱼动了,引领着Mark,让他跟上。

Mark还是太好奇了,耸耸肩跟了上去。

也是奇怪,一路上都没有人。走走停停终于到了。

是一游乐场。

他们上了摩天轮,那条鱼在摩天轮最顶端停住时打开了门,小爪子扯着Mark的鞋就往下跳。

Mark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地面,心里一阵悲哀,今天他就该踢走那个东西,平平常常地去上班不好吗。

砰地一声,疼是肯定的,Mark踉跄的起身,发现自己还没成肉酱,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Mark认真地审视自己的周围,高大的树木,如森林般的草丛,联想今天早上看到的不明物种。

这他妈是爱丽丝。Mark满头黑线的想。为什么自己是爱丽丝?不论是哪点他都不像。

Mark催眠自己这是梦,掐着自己的胳膊,希望能醒过来。但除了疼,什么都没发生。

Mark认栽的往前走。

走了很长一段路,Mark揉了揉自己早已发酸的腿,终于看到一座糖果般的房子。

Mark推开门,偌大的房子只有一个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装满液体的瓶子和一小块蛋糕。

Mark毫不犹豫的吃下蛋糕,瞬间他整个人都变大了。Mark终于心里舒服了一点。Mark如巨人般在仙境游荡。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而且自己的手机在摔下来的时候坏掉了。

Mark恼怒的踢翻了附近的树。

“快变小吧”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Mark左右环视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不然会被吃掉呦” 吃掉?Mark回头看。

看到一群只有头的怪物不论遇到什么就往嘴里塞。Mark虽然感到害怕,但还是多看了几眼。这不就是哈佛听证会上的那一群混蛋吗!

看着越来越近的大头,Mark赶紧把兜里的小瓶子里的液体喝掉。瞬间又变回原样了。

又变回来了,Mark看着远去的大头叹气道。

“一边会变大,一边会变小”

Mark寻着声音望去,一条青虫伏在一朵巨大的蘑菇上。

Mark无可无奈何的走过去,他现在只想回去,顺着故事来就对了吧。

当他看到青虫正面时,还是忍不住发狂。

“Sean?为什么你会在这里?我要出去!”Mark大吼着。

没错,这条青虫就像Sean穿着戏服一样滑稽。

“可不便宜呦”Sean用着冰壶,怀里抱着一位看不见脸的女人。

“每次看见你,都离不开毒品和女人。”Mark讽刺着。

“这些当然不可能戒掉啊。”Sean一副花花公子的笑回答Mark。

忽然,Sean一副想起来什么的样子。

“每次?我跟你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你为什么这么说?”即便是问句,Sean也是一副不在意的语气,仿佛他一点也不想知道答案。

Mark懒得回答,绕过Sean,发现大蘑菇后面有一条由红扑克牌组成的路,那条鱼又出现了。

Mark冲过去,准备问清楚这个世界到底怎么回事和回去的方法。

“为什么要回去呢,这是梦境啊,没有必要这么焦急,也没要 回去 啊”Sean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够了,你不理解”Mark愤怒的回答。

追着追着Mark就因体力不支停下了。

该死!那条鱼的小细腿怎么跑的这么快!

“这里没位置了”过于活泼也太熟悉的声音。

“Dustin,Chris”他已经接受这种设定了。

Dustin吃着蛋糕,口齿不清的又重复了一遍。

“位子.....”

“没了是吧”Mark抬腿就继续走自己的路。

“啊啊啊啊啊,不要随便就把别人的话跳过啊” Dustin腾地一下站起来。“开玩笑的啦,你看,周围还有很多位子啊” 指着周围放在空地的晚宴桌子。

Mark完全不感兴趣,他只想回去。

“啊啊啊啊啊啊,别走啊,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哟。” Dustin抖动着他的耳朵,看来他是三月兔了,旁边的Chris一直在睡觉,应该是睡鼠。

Mark不禁笑了一下,太荒唐了。不过,Dustin是三月兔也挺符合。

“你坐在这里很适合呢,爱丽丝?”Dustin吃着蛋糕。

“我不是爱丽丝”Mark没打算跟他们纠缠下去。

“你不是 爱丽丝 ”Chris突然醒来说了一句不明不白的话,说完又睡了。

Mark:“.........我没说过我是爱丽丝”

“哎呀呀呀呀,别纠结这个问题了” Dustin大声嚷道。“要喝茶吗? 爱丽丝?” 旁边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女仆装的木偶,手里拿着茶壶。

“我不需要”Mark想起来走人了。

“呀呀呀呀呀呀,别走啊,现在是下午茶时间啊。”“不对,永远是下午茶呢”“哎呀呀,对了,疯帽子他把时间停下来啊”Dustin手舞足蹈的站在桌子上向Mark说话。

“.....疯帽子”Mark突然发现这里没有疯帽子。反正这又不是他的世界,管这么多干什么。

Mark在Dustin发疯的时候溜走了。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爱丽丝? 逃走了呢”Dustin吃着永远吃不完的蛋糕。

“再一次”Chris看了一眼Mark走的方向。

这是哪?Mark焦躁的想着。他已经受不了这个地方了。步伐越来越快,这条路怎么没有尽头?!

Mark想着要不要回去拿蘑菇,把这里踏平。忽然看到前方是一个花园的走廊。Mark快步上前。

爱丽丝?” 一个令人厌恶的声音。

“WinkleVoss  你们还真是闲啊”Mark头也不回的向前走。

“WinkleVoss?是谁?爱丽丝?”Tate靠在走廊的柱子上,说完就往后轻轻一转。

“我们是猫啊,爱丽丝?”Tyler的身影又出现在前面的柱子上。

确实,你们身上的猫耳朵和猫尾巴,还有脸上欠揍的笑。

“够了!我要回去”

“不谒见殿下就回去”Tate又在后面转出来。

“在这里可是不被允许的”Tytle在前方转出来。

这对双胞胎真是太烦了。

不过,Mark抓住了一个重点。“你们说的殿下是......”

“这个世界的统治者”

根据童话,找到殿下就应该能回去了。

Mark加快了步伐,他已经快疯了。

“现在不能进去呦,现在是审判时间”

“You are as stupid as before”(你们还是像以前一样笨) 丢下这句话推开了花园尽头的门。

“ 那家伙 知道 我们 ”Tate拉着Tyler的手。

一路上的家具都是不同程度的红色。Mark厌恶的走在通往大厅的路上。

“把他的头砍下来!” 那就是红心女王了吧。Mark松了口气。

不对!那是!

Mark猛地推开大门。

王座上坐着的正是Eduardo。

“请手下留情!”地下那人哀求道。

“没拷问你就是手下留情”Eduardo手托着腮。

“现在这个时间,我的心情不差” Eduardo看着窗外升起但还不刺眼的太阳。

“还不感谢殿下!” 旁边的守卫对着犯人喊道。

那声音,Mark眯着眼睛看了看。

是 Christy。

天呐,她来做Eduardo的守卫还真合适。Mark觉得他的脑袋现在更疼了。

“下一个罪人”

“直接砍头” Eduardo看起来心情很好,语气都在上扬。

“可是殿下,我连罪名都没念呢” Christy很为难地说道。

“是吗”

“斩首腻了,那就绞刑”

“可是殿下......”

“你敢忤逆我?”

“不,殿下”

“下一个罪人是三月兔,罪名是往殿下的酒里放四分之三的冰块” Christy朝门外喊道,卫兵把Dustin捆着拖了进来。

“怎么了?”Mark不自觉的提出问句,在偌大的审判庭里,声音回响了好几遍。

是那个“爱丽丝”  ,众人开始小声私语,嗡嗡声一片。

不对啊,刚才明明没人的,Mark朝陪审席上看去。

“住嘴” Eduardo用手中的权杖敲了敲地面,瞬间没了声音。

“我喜欢放二分之一的冰块,有问题吗?爱丽丝。” Eduardo看着那个小矮子。

“太刻薄了,这不像你,Eduardo” Mark的声音在打颤。

Eduardo怎么会在这里,还是殿下?

“Eduardo?谁,爱丽丝你怎么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手中的权杖指向自己。

“卫兵,把他抓起来砍头”

“是的,我的殿下” Christy迅速把腰间的长剑挥向Mark。

“等一下,我有东西给你看”Mark脑子里乱成一片,先保命要紧。至于东西,我怎么知道!

“哦,什么东西” Eduardo看起来很感兴趣。

“这个我需要和你单独在时,才能给你看”Mark的气势很足,心里是很虚是。

“大胆!竟然直呼殿下” Christy又想冲上来。

Eduardo抬手制止“你最好真的有什么能让我感兴趣的,不然,就把你的头砍下来”

前院里。

Eduardo在前,Mark在后。

Mark跟着Eduardo走,不知道去哪。现在,他最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他要给Eduardo看什么,这里也不像是有电脑的样子。魔法他当然不会。他可没收到猫头鹰送的信。

瞅见一片片的白玫瑰,与红色的宫殿非常不相称。童话里女王不是喜欢红玫瑰吗,这个情况应该也差不多。

Mark趁Eduardo不注意摘了一朵玫瑰放在兜里。

他们走到了一步电梯前,Eduardo伸出手指,Mark注意到了Eduardo手上戴的戒指。和在哈佛的一样。

“你最好不要乱看”警告的声音。

Mark听话的走进电梯闭上眼,手里紧攥着玫瑰梗。Eduardo停了一会,才进电梯。

两人无声沉默着。

电梯铃叮一声响了,Mark刚想动,被前面的Eduardo挡住了出路。

“怎么回事?怎么回到这里来?”Eduardo慌乱的自语。

“哎呀哎呀,终于想进这里了吗” 一个男人的声音。

“别开玩笑了,你个小丑”Eduardo护住Mark走出了电梯。

“开玩笑也理所当然嘛,我是小丑啊”

Mark看着周围,一间间房间,房门是铁栏,很像监狱,不过这里摆满了不同的玩偶。

“可现在我不是小丑哦,亨泽尔和格蕾特”

“这里可不是什么糖果屋,只是破烂的监狱”Eduardo看起来很抵触这里。

“不一样吗,都是迷茫可怜的两人”小丑拿起地上的一个玩偶“是在同情吗,对迷路的人”Mark看了一眼,认为就是他身前殿下的缩小版。

“不,不是同情,是同调”说着小丑把玩偶扔到旁边的监狱里。

“我已经不在被关起来了”Eduardo声音到最后小了,好像在回想什么。

什么?Eduardo被关起来过,那被谁救了?还是自己逃出来了?

“那么他呢?”矛头指向Mark。“他是怎么救你出.....”

没时间给Mark想了,Eduardo一下刺穿了小丑的心脏,那没出血,掉出了一块怀表。

“呵呵呵,我无法抓住的人,由处刑者直接杀掉”小丑面目狰狞的说出最后的话。

“什么.....”Mark感觉他的脑子已经不转了。

“外来人,这里的人没有心脏,那里只有一块怀表”Eduardo拉着他向监狱外走。

“你拿了什么?”Eduardo突然停下。

“这个”Mark递到Eduardo面前。发现玫瑰不知什么时候刺破了他的手,已经被染红了。

“该死的,该死的”“我早该砍了你的头的”“你怎么敢拿我的玫瑰,还把它染红了”

Mark看着突然发疯的Eduardo慌乱了起来。

“你怎么能忘记!”

“Eduardo!告诉我,我该记起什么?”Mark太想知道他和这个世界的Eduardo到底发生过什么。

“你不觉得可疑吗,这里的每个人都认识你”

“因为我是爱丽丝”Mark脱口而出。

“......”Eduardo叹了口气。

“你还记得这个帽子吗”

Mark看着Eduardo头上做工精良的红帽子,摇了摇头。

“你知道他是谁做的吗”

“.....疯帽子?”Mark纯猜了。

“原来你还知道啊,那你为什么不记得我了呢,疯帽子”

?!

“三月兔,青虫,猫 都这么和你说了,为什么还想不起来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快来了”

“谁?”

“处刑者”

“你打不过他吗”Mark紧张起来。

“不....”

“我早死了”

“那你现在”Mark后退了几步。Eduardo看着他的疯帽子的后退,笑了笑,没说什么。

“这里,人死后会变成残像”

“我不想让你死”

“那就停止时间吧,爱丽丝






“你看,是殿下来了” 三月兔蹦着对疯帽子说。

“下午好,我尊敬的殿下” 疯帽子拉开凳子。

他们聊的很开心,期间,疯帽子时不时的拨时钟,希望一直能停留在这一刻。

殿下识破了这个小把戏。

笑着点了点疯帽子的额头。说了句玩笑话。

“要想我留下来,那就停止时间吧,疯帽子” 






这一句话,Mark感到莫名熟悉。

“你是怎么死的?”

“王权之争,我的亲人骗了我,就死了”Eduardo说的轻描淡写。

“没关系,这次我来保护你”

“我还不用你这外来人来保护我,把你偷得东西还回来就好了”

Mark讪讪的交给了Eduardo。

Eduardo的权杖点了几下,就瞬间移动到了前院他偷摘花的地方。

Eduardo把花放到被折断的地方,一阵光闪过,又和原来一样了。

“这片玫瑰花圃是一个魔法场,能让那个混蛋进不来”Eduardo又恢复了殿下的风范。

“喂”

“我?”Mark指着自己,他已经呆了。

“拿着这个,回到你来的地方,那里面有个暗门,这个是钥匙” Eduardo随手把手上的戒指扔给Mark。

“这个不是很重要吗” 听到了能回去,Mark瞬间兴奋起来。看到了戒指,又想到了Eduardo的家族戒指,他很在意这个的。

“一个戒指,我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Eduardo看着Mark发愣的样子。

“还不快滚!不然,把你头砍下来!”

“可.....”Mark还没说完,就被横空出现的卫兵架起来就往外面拖。

殿下看着Mark,叹了口气,回到皇宫。







“怎么办,我要死了,疯帽子”殿下心脏处的怀表已经没了。身体在逐渐消失。

“没关系的,殿下,我来保护你。”疯帽子用力的抱着他。

后来,他醒了。

心脏处早已消失的怀表又重新出现,不停地转动。

手旁边放着疯帽子最喜欢的一顶帽子。


他在等他的疯帽子回来。







两个守卫尽职的把Mark丢到皇宫门口,Mark刚想回头骂道。

发现他就在他来时屋子的门口,回头看看,什么也没有。

他已经习惯了。Mark推开门,看见了有一个很隐蔽的暗犹门,旁边还有一个圆形小孔,应该就是那个了。

Mark放入戒指,门开了。

不过里面为什么一片黑啊,真的能回去吗?!

就在Mark背对门犹豫不决的时候,门里突然出现了一只手,拉住Mark的衣领向后猛地一拽。

“?”Mark最后看到的是一个长得和他很像的一个人,穿着不修边幅的衣服,带着一顶滑稽的帽子,脖子上还围着不和季节的红白桃心围巾,手里打量着戒指,拿到唇边轻轻一吻。

然后,一阵剧痛袭来。

“啊!Mark你终于醒过来了” Dustin的声音,他已经听烦了。

“闭嘴”

“把我手机拿来”

“Mark你昏倒了,刚醒过来,还是.....”

“拿手机!”

Mark深吸一口气,拨打了那个默念了好几遍的号码。

等待的嘟嘟声一声声敲打着Mark的神经。

“Hello?”

“Wardo,你喜欢游乐场吗”

“.....喜欢”







演员表

Mark----爱丽丝  (后来的疯帽子)

winkleVoss  双胞胎----柴郡猫

Tyler  弟弟     Tate  哥哥

grntlemen of  dreamland  (梦幻的绅士)

鲑鱼------兔子

Chris-----睡鼠

dustin-----三月兔

红皇后----Eduardo

Sean-----青虫

Christy----殿下守卫




终于写完了,累瘫。

大家把加粗的爱丽丝理解成疯帽子就可以了   

Eduardo最喜欢的时间是九点半左右,那时候是Mark告诉他,他是网站的CFO。

希望大家不要看不明白(躺)


【ME】【丹蛛】就是个脑洞

丹总和花朵在商场给礼物给小蜘蛛当做生日礼物。


结果百八年不逛商场的马总因为渴准备买瓶水的,就结果去了商场。(话说马总没事瞎转悠什么)


看到了不得了的事了,(哎呀,这还能忍,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买东西,还有说有笑的) 马总两个大健步上去,抓住花朵的手就要往外领。


留下丹总一个人似笑非笑的站在那里。


其实是花朵最近觉得马总太专注Facebook忽略了自己,就和丹总串通好了,给小蜘蛛买礼物,顺便遛一下马总。        


就是个洞。

生无可恋.JPG

我知道为什么发不上去了,简书被屏蔽封号了,豆瓣也因内容包含色情也被屏蔽了。       啊,要不然我去晋江吧。

[TSN][SE] 坏掉的八音盒

重发的重发

终于发上来了,请大家点击日记,就是那个了。

文章下面有重复,忽略就好了。实在不想再改了,请见谅。(∋_∈)

此链接已作废,我又发了一个新的

停更声明

  更文时,太走火入魔了,完全忽略了老师

于是乎,手机就被没收了。sad

这倒没什么,只是,文的存档全在手机里。。。

我会尽力去要的,实在不行,再写一遍。

高考放假那几天,一定会把贺文和更文补齐的。

拖更致歉

[TSN][ME]怀旧者(Ⅲ)(角色死亡)

                       角色死亡预警

eduardo一直处在剧痛中,忽然间,任何不适都被抚去了,精神也从没这么好过。他知道他被一辆车撞了,绝对不该是这个感觉。

除非,他死了。

eduardo想到了这种情况,但依然不紧不慢的闭着眼享受着难得的舒适。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么放松了。也许,外面有光。他的眼内上呈现着白色的屏障。躺着的东西很软,比他小时候在家时的床垫都要软,eduardo 试着把自己往下压,又被弹了回来。来来回回,就像住在了云里。

他小心地四处嗅了嗅,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好极了。 他的肺只感到一种清爽,再也没什么没有什么湿哒哒的东西黏在他身上。

eduardo消磨了很长的时间,终于舍得动一动手指,然后头部,四肢,最后睁开了眼睛。 他躺在一棵树的阴影下,那棵树看起来年纪很大了,树上的每一片叶子漂浮着绿色的小圆球。枝丫向外延伸着,显示蓬勃的生命力。 再往上看。

“亲爱的,你终于醒了啊”

那是一个鸟,一只蓝鸟,还是只会说话的鸟。

“你是。。。?”

“我叫blue”  哇哦,这可真配它。

“我在哪?”  终于能找个人问这个问题了,虽然对方并不能准确的说是人。

“嗯。。。对对。。。每个来这里的人都会问的。。。” 

blue在枝丫上走来走去。

“你死了” blue停下来,背对着他说。

他并不意外这个答案,反而安定了。他靠着树干,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等着blue继续说下去。

那只鸟扑棱翅膀,示意着eduardo伸出手,稳稳当当的停在了上面。

  “谢了”

  eduardo等着它说下文。 那只鸟深吸一口气,“你好,我是blue,正如你所见,我掌管着这个世界,刚刚我说你死了,其实你在处于生死之间,你的存亡还是取决于你自己”  最后喘都没喘,估计说了很多次了。

“所以说,我其实还活着?”

“没错,你要是想继续你的生活,我可以'咻'的一声把你送回去”  说完非常自信的抖了抖羽毛。

“你还很年轻,不应该放弃希望”  看起来它想让他活下来。这次,选择权在他手上。

“为什么?你的任务不应该是接收死亡吗”  eduardo选择绕过这个问题,他擅长辩论。

“不不不,我是职责是守护生命和接收死亡”

“唔,听起来像加百列”

“那是什么?” 那只鸟看起来很好奇,难道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观里的吗?

“也是一只鸟,就是比你多俩翅膀”  eduardo在心中默念,原谅我吧,我不是有意诋毁您的。

“那它一定很丑”  blue信誓旦旦地说。

你说怎样就怎样。eduardo决定不说话。

一人一鸟就这样静静地靠在树边。好像就这样也不错,不用再去看别人眼里的同情,好奇,看笑话的心态。也不用再去看父亲那失望的眼神,偏于嘲弄的语气。自己逃离美国去了新加坡就是为了不用再想mark了。

等下,mark,他知不知道自己的情况?eduardo还是希望他知道,希望他能担心自己,希望自己在他心中还是有些分量的。 他想见见他,濒临死亡的eduardo格外坦诚。

“blue”

“什么事” 回答的非常快。

“我能看看现实世界吗”  eduardo在心里期待着答案。

“。。。。抱歉,不可以” 

“我能问原因吗”  eduardo死心了。

“看到你的世界,那会让你有强烈的活下去的思想”  blue把头往翅膀中伸了伸。

并不会,我只是想看看他,欺骗我自己,我其实没有那么孤独。 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留下 。

“那我可以看以前的回忆吗”  eduardo只是想看看mark。
eduardo轻柔地抚摸着blue的羽毛。

“这个没问题!” 

blue迅速精神起来,从树上东瞧西看,从一片蓝叶上取下来一颗小圆球。像一颗子弹一样冲下来,放到了额头。

几个呼吸,圆球回到了叶子上。

留下了发愣的eduardo

柔和的白开始变色,eduardo的时间不多了。

“那么,请你现在告诉我,你还想回去吗?”

eduardo没有哭。 相信这就是结局, 这么漫长的时光已经过去了,但他似乎仍然不知道原因。

每次见到mark就阵痛的心脏,告诉我,我仍需要他。

我很他,我爱他,我恨我爱他。

“不。。。我不回去”  eduardo冷静的一字一句地说出 。

“。。。好”

blue飞到eduardo面前,引导他往前走。

“你为什么不问我的名字呢?”  eduaedo突然发现那只鸟从开始都在说 '你' 。

“名字会产生感情,我的职责不该混有它,不然就变得一团乱,我在避免它”

“我明白”

blue用爪抓住eduardo的手指,往上飞。飞到一处树叉。

“睡一觉就好了”  blue用羽毛抚过eduardo的脸。

很奇怪,好像被一只鸟安慰了。 “只是睡一觉吗,这可真温柔。” 

“晚安”  blue飞走了。

一阵困意袭来,eduardo打着哈欠。注意到了,柔白色的背景变成了晚霞又变成了晚上。

再见,我无缘的爱人。



迟来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