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鱼

生无可恋.JPG

我知道为什么发不上去了,简书被屏蔽封号了,豆瓣也因内容包含色情也被屏蔽了。       啊,要不然我去晋江吧。

[TSN][SE] 坏掉的八音盒

重发的重发

终于发上来了,请大家点击日记,就是那个了。

文章下面有重复,忽略就好了。实在不想再改了,请见谅。(∋_∈)

此链接已作废,我又发了一个新的

停更声明

  更文时,太走火入魔了,完全忽略了老师

于是乎,手机就被没收了。sad

这倒没什么,只是,文的存档全在手机里。。。

我会尽力去要的,实在不行,再写一遍。

高考放假那几天,一定会把贺文和更文补齐的。

拖更致歉

[TSN][ME]怀旧者(Ⅲ)(角色死亡)

                       角色死亡预警

eduardo一直处在剧痛中,忽然间,任何不适都被抚去了,精神也从没这么好过。他知道他被一辆车撞了,绝对不该是这个感觉。

除非,他死了。

eduardo想到了这种情况,但依然不紧不慢的闭着眼享受着难得的舒适。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么放松了。也许,外面有光。他的眼内上呈现着白色的屏障。躺着的东西很软,比他小时候在家时的床垫都要软,eduardo 试着把自己往下压,又被弹了回来。来来回回,就像住在了云里。

他小心地四处嗅了嗅,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好极了。 他的肺只感到一种清爽,再也没什么没有什么湿哒哒的东西黏在他身上。

eduardo消磨了很长的时间,终于舍得动一动手指,然后头部,四肢,最后睁开了眼睛。 他躺在一棵树的阴影下,那棵树看起来年纪很大了,树上的每一片叶子漂浮着绿色的小圆球。枝丫向外延伸着,显示蓬勃的生命力。 再往上看。

“亲爱的,你终于醒了啊”

那是一个鸟,一只蓝鸟,还是只会说话的鸟。

“你是。。。?”

“我叫blue”  哇哦,这可真配它。

“我在哪?”  终于能找个人问这个问题了,虽然对方并不能准确的说是人。

“嗯。。。对对。。。每个来这里的人都会问的。。。” 

blue在枝丫上走来走去。

“你死了” blue停下来,背对着他说。

他并不意外这个答案,反而安定了。他靠着树干,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等着blue继续说下去。

那只鸟扑棱翅膀,示意着eduardo伸出手,稳稳当当的停在了上面。

  “谢了”

  eduardo等着它说下文。 那只鸟深吸一口气,“你好,我是blue,正如你所见,我掌管着这个世界,刚刚我说你死了,其实你在处于生死之间,你的存亡还是取决于你自己”  最后喘都没喘,估计说了很多次了。

“所以说,我其实还活着?”

“没错,你要是想继续你的生活,我可以'咻'的一声把你送回去”  说完非常自信的抖了抖羽毛。

“你还很年轻,不应该放弃希望”  看起来它想让他活下来。这次,选择权在他手上。

“为什么?你的任务不应该是接收死亡吗”  eduardo选择绕过这个问题,他擅长辩论。

“不不不,我是职责是守护生命和接收死亡”

“唔,听起来像加百列”

“那是什么?” 那只鸟看起来很好奇,难道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观里的吗?

“也是一只鸟,就是比你多俩翅膀”  eduardo在心中默念,原谅我吧,我不是有意诋毁您的。

“那它一定很丑”  blue信誓旦旦地说。

你说怎样就怎样。eduardo决定不说话。

一人一鸟就这样静静地靠在树边。好像就这样也不错,不用再去看别人眼里的同情,好奇,看笑话的心态。也不用再去看父亲那失望的眼神,偏于嘲弄的语气。自己逃离美国去了新加坡就是为了不用再想mark了。

等下,mark,他知不知道自己的情况?eduardo还是希望他知道,希望他能担心自己,希望自己在他心中还是有些分量的。 他想见见他,濒临死亡的eduardo格外坦诚。

“blue”

“什么事” 回答的非常快。

“我能看看现实世界吗”  eduardo在心里期待着答案。

“。。。。抱歉,不可以” 

“我能问原因吗”  eduardo死心了。

“看到你的世界,那会让你有强烈的活下去的思想”  blue把头往翅膀中伸了伸。

并不会,我只是想看看他,欺骗我自己,我其实没有那么孤独。 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留下 。

“那我可以看以前的回忆吗”  eduardo只是想看看mark。
eduardo轻柔地抚摸着blue的羽毛。

“这个没问题!” 

blue迅速精神起来,从树上东瞧西看,从一片蓝叶上取下来一颗小圆球。像一颗子弹一样冲下来,放到了额头。

几个呼吸,圆球回到了叶子上。

留下了发愣的eduardo

柔和的白开始变色,eduardo的时间不多了。

“那么,请你现在告诉我,你还想回去吗?”

eduardo没有哭。 相信这就是结局, 这么漫长的时光已经过去了,但他似乎仍然不知道原因。

每次见到mark就阵痛的心脏,告诉我,我仍需要他。

我很他,我爱他,我恨我爱他。

“不。。。我不回去”  eduardo冷静的一字一句地说出 。

“。。。好”

blue飞到eduardo面前,引导他往前走。

“你为什么不问我的名字呢?”  eduaedo突然发现那只鸟从开始都在说 '你' 。

“名字会产生感情,我的职责不该混有它,不然就变得一团乱,我在避免它”

“我明白”

blue用爪抓住eduardo的手指,往上飞。飞到一处树叉。

“睡一觉就好了”  blue用羽毛抚过eduardo的脸。

很奇怪,好像被一只鸟安慰了。 “只是睡一觉吗,这可真温柔。” 

“晚安”  blue飞走了。

一阵困意袭来,eduardo打着哈欠。注意到了,柔白色的背景变成了晚霞又变成了晚上。

再见,我无缘的爱人。



迟来的更新 

【TSN】【ME】图书馆① pwp

 
谢谢  墨烟玉田@回来了 的点梗

来吧,拿好小票票,开车!

一辆难产的小破车

非常抱歉,我以为一章就可以写完,结果就写了个开头,还没写到小可爱点的梗  (猛虎式落地) 下章一定写完。

还有,我最近在研究莱秃子的行为动作(好了,可以拖出去斩了)

谢谢观看❤

十粉点梗

仅限TSN(拉郎,甜饼,开车都可以)

原本发了一条,可是没人睬我2333

如果没人点梗,我就自己开脑洞写好了。

抱歉占tag

[TSN][ME] 强制看书

wardo已经在图书馆看了三个白天的书了,晚上回艾特略公寓,一点也没有去柯克兰公寓的意思。只在晚上给mark回个信息,说他不去了,让chris dustin监督mark吃饭。


mark表示很心烦,dustin表示我害怕,chris表示很无奈。


“嗒嗒嗒嗒。。。”急促地敲键盘的声音显示列主人的烦躁,他知道wardo这个学期一直陪在他身边,除了必选课(经济学之类的,反正他也不懂)一直都在。


wardo是很聪明,可这不代表他不用复习就能考出优异的成绩。wardo对待每一次考试都很严肃。就比如这次。


“它只是一次小考试,wardo,那些老家伙甚至也不在乎。”就在前几天,mark按住wardo准备开门走人的腿。但那手好像有点靠上了。


“mark,那是基础课,你也知道的。而且他们是教授。”wardo好像一点也没觉得腿上有什么不对劲,还在强调称呼问题。某人又得寸进尺的把手摸上了腰。“mark!"猫咪炸毛了。


mark收回了两只作乱的手。


”你也可以在这里看你的书。”maek非常坚持,他就是不想让wardo离开他。他才刚刚和wardo在一起,拉拉小手,亲亲抱抱还没有呢。完全没想过他们在朋友时期就已经同床共枕,亮瞎其他两位的眼了。


“mark,我需要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复习。”wardo看到mark就一片空白了,他只知道他一定要找一个借口来离mark远一点。mark最近的行为让他有点反应不过来。


他们发展太快了,如chris所说,他们还在”friend"时期滚床单,他也一点也不惊讶。


自从mark把“you are my best friend"这层纸给捅破后,他就越来越喜欢和mark在一起。喜欢到有点危险了。wardo自己也想过,也许他们都需要冷静一下,过于热情的爱恋会使人盲目,一旦出现分裂,会不可制止的导向破灭。


但当mark每次说出他的名字,每次肌肤的触碰,每次绵柔的接吻。都让wardo置于云端,心脏仿佛也飞了起来。被mark触碰过的地方不由自主的发热,呼吸被打乱。mark看到wardo呆呆看着他的样子,轻轻地笑了一下,深灰蓝的眼睛倒映出自己的样子,wardo就知道自己完了。


正像现在,mark向自己提出这么甜蜜的要求,他根本没办法拒绝。加上他现在注视自己,把笔电丢在一旁。


“好吧,你想的话”wardo正要亲上去的时候想,去他的教授,他就是想在mark旁边。


“嘭”chris和dustin正好撞见了这一幕,原本想偷偷摸摸的退回去,结果绊倒了dustin。


“。。。”范围内变得诡异了起来,更不用说他们现在的姿势了,他几乎半个身子都跨在mark身上了,上衣衬衫褪到了手肘上。


“啊哈哈,不要在意,你们继续,啊哈哈。。”dutin原本想打哈哈过去。结果wardo的脸窜的一下脸红了,推开了mark,拉起衣服就向外面跑。


“不许到我宿舍找我”还不忘丢下这句话。


mark看着wardo的跑掉的身影,目光从宿舍追到窗户,想着wardo的害羞生气的样子,mark对着窗外的wardo说了声“晚安”。


“chris,mark他精神还好吗”dustin一脸嫌弃的悄悄地对着chris说,"mark俨然一个正陷入恋爱的小女生一样,旁边都是粉红泡泡!"他和chris僵在了门口,怕mark想起来他们干的好事。


冰火两重天。


“只要你不说话,我们就能活下来。”chris不自然的抽了抽嘴角,MD,他上了一天都课,回来还要被秀恩爱,这日子没法过了!chris绝对想不到,他今后的日子只会难过。


“你们”就知道躲不过去,dutin一脸英勇就义的神情。

“记得敲门”嗯?不应该冲上来拿剑戳死他吗?剧情不对啊?dutin看向mark,而mark轻飘飘做到椅子上,开始打键盘。


恋爱中的人会变傻的!这句话是真理!dutin心中苦,他明明都没恋爱过,为什么要被迫理解这句话啊!还有回自己的宿舍为什么还要敲门?!


就这样,经过了小小的插曲,wardo真的没有来找他,chris和dutin开始了只要回宿舍就敲门的习惯。


mark看到chris或dutin敲完门后,看到没wardo一脸安全的表情,心中怨气越来越大,已经能让dutin在早晨不赖床了。


现在,他忍不下去了。看看了时间,现在应该是wardo上课的时间。


拿上笔电,就往教室走,如果dutin在,一定会给chris打电话说mark要去杀人了。


mark来到教室后门准备偷偷溜进去,因为是基础课的原因,人很多。在大教室的后面,mark看着教授在讲台后面跳来跳去,并从教室上方的回音系统中听懂的一两个古怪的单词或词组和连片打瞌睡的人们来看,这门基础课应该是历史或哲学。


mark并不想让自己全面发展,他有重要使命的。


mark扫视了一下整个教室才看到wardo,wardo一个人坐在教室最后三排没人的位置上,一本书摊开放在腿上,在桌子上记着笔记。


mark一边紧盯着wardo一边静悄悄地穿过走廊来到wardo就坐的地方,wardo没在意,依旧做着笔记。mark没继续做着小动作,只是静静地注视着wardo。


世界都为此按下暂停键。


wardo的头发被旁边半开的窗户微微吹起,使人们看到他斑比般漂亮眼睛,英气的眉毛,微厚的嘴唇,高挺的鼻梁。这样美好的他,与教室的气氛,教授的声音,窗外风景。融为一幅画。这样的画面印在了mark的心里,感谢wardo的到来,使他人生原本的没有太多颜色的影像,变得丰富多彩。


后来,mark还把它画了出来,你不能想象它的样子。dutin说,像这种东西就应该封印起来。但wardo还是很喜欢。


呼,风又吹过,给wardo打了个发旋。


零散的万物总能轻易理解,分门别类地描述,就能明了。maek他总是这样对一个物体贴上标签。但他遇上了wardo,标签就开始变得模糊了。当wardo对他说“hi”时,他从没觉得自己的名字这么动听。wardo站在他身边,做着夸张的动作,wardo注意到没有他难以呼吸。万物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那场舞会落下帷幕,我们的爱情刚刚开始。


mark轻轻抓住wardo正在记笔记的手。


“mark?你怎么。。”mark的嘴唇已经贴上来了,wardo来不及推开他。如花瓣一样轻盈甜蜜,mark的吻很快就离开了,看着wardo惊讶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with every taste boy   well i delight in you ”(每一次亲吻   都让我更爱你)


哈佛前的小公园,每一对情侣都会来的地方。wardo大踏步的走过,mark小跑着跟上。


“别跟着我,mark。”wardo无奈的对着身后紧随的mark说。上课,下课,甚至他去厕所都要在外面等着,生怕他跑了。


“我没有在吵你,wardo,你可以当我不存在”理气十足。


wardo禁不住mark的软磨硬泡,默许他跟在他身后。


哒,哒,一前一后的脚步声,链接着他们之间爱情。他知道他在他身后,他知道他会追随他。万物都在为此配音。


mark跟着wardo来到图书馆。


wardo到这就开始看书,强迫自己不要去注意mark。mark也不在意,他在wardo身边就可以了。


时间慢慢的流逝,mark的笔电没电了,干脆就合上电脑,转身去看wardo。


他们之间的距离逐渐缩小。


mark最终移到早被他看的变红的耳朵上。


*“wardo我们在这里做怎么样。”一种非常肯定的语气。


“mark!!!”wardo已经在吼了。他就不应该把这个厚脸皮带来!!


“wardo,这是图书馆,你的声音太大了”,你丫还知道这是在图书馆!!


等到他们出来,月亮已经出来了。他们沐浴这月光,走在回柯克兰的路上。wardo回想了今天mark的所作所为。停下来脚步。


“怎么了?”mark向前问道。


wardo拉起mark的手。屏住呼吸吻向mark,只是嘴唇相贴。就像小孩子般的亲吻。


“我爱你”

“我也爱你,asshole”




dutin和chris看到他俩一块回来,就知道今晚又得带耳塞睡觉了。





*真实的eduardo 说过,他一定要在图书馆上做♂上一回。





实在对不起,考了三天试,刚从鬼门关爬着回来,又被拉着去补习。回来一看,竟然超过了十个小可爱关注我。实在很惭愧。

来吧,欢迎小可爱点梗,不管是甜的,虐的,开车的,拉郎的都可以。

闲谈

我很好奇,小可爱们你们喜欢我的文风吗?

我真的很高兴你们给我的小心心。同时我也特别害怕,我写的东西会不会触大家的雷。我也是一个小萌新,在群里的大家们鼓励下开始写自己脑洞。看到你们喜欢,我也很高兴❤

当我看到有小可爱关注我的时候,高兴的快疯了(´///ω/// `)

谢谢小可爱的每一个小红心和小蓝手。

话说,我的小狼人可能会坑了。(我自己都没脸再看第二遍)


【TSN】【ME】怀旧者(Ⅱ)(角色死亡)

       警告  角色死亡预警 ,不喜请点右上叉叉。

背景 半架空  未来世界 


Mark刚踏进办公室就迅速查看监控,他还是没回来。Wardo不是那种夜不归宿的人。内心的担忧变质,成了恐惧。

“病人随时可能死亡,通知患者家属。”
“没有人”     “什么?”
“被送来时,只有他一个人,身上也没有任何通讯工具。”
“给警察打电话,让他们尽快核实患者身份。” 

在医师严肃的声音和护士可怜的眼神中,Wardo静静地躺在ICU的病床上。白的刺眼的房间内,床位旁边摆满了各种维持他生命仪器,哔哔哔的响着。像乐谱中不和谐的音符,即使抹去,也无法掩盖它曾经刺耳的噪音。

“Chris !  Chris ! ”  Mark疯了一样向门外大喊。

“Mark,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Dustin按住Mark地肩膀想让他平静下来,他全身都在颤抖。

Mark反手扣住dustin的手腕。“嗷!  mark 这很疼,你知不知道你的手劲这么大。”  知道,他知道,因为以前他在牵wardo的手时,wardo经常抱怨,但次次由着他握着。

但现在可不是给自己留时间来回忆的。

“dustin 你和我去查wardo的位置,其他人去找chris,让他联系wardo所在的公司。” mark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完。在场的人都呆住了。

“还不快去” 暴君附体。

所有人开始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查看wardo的一切物品,找到wardo的位置”mark开启电脑,就把精神百分之二百的放在这上面,他至少要确定wardo是安全的。dustin也迅速进入状态。

两个世界级黑客为了一个与他们分道扬镳的前友人,使出浑身解数来找寻他鲜活的身影。

又一小阵微风吹过,打散了一地的落花。时代变化,科技发展,却还是逆转不了自然的衰败。

噔噔噔噔,皮鞋快速踏过地板,“mark!!!” chris的声音。

mark迅速抬起头,往chris的方向冲去,双手抓着chris的衣领,两眼布满血丝,睁大着眼,生怕错过了什么重要消息。“说啊,wardo在哪,说!”吼着说出这句话。

他知道了,wardo一定出了什么事。他看到chris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向自己的眼神刺伤了他。他不想听,他宁愿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wardo没事。现实却如鬼魂一般找上了门。

“mark,你冷静一下” dustin拉住mark。

“chris,说话。”

chris紧握着手,咬紧牙关,睁大一双蓝眼睛眼睛尽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张了张嘴,可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拿出手机点了几下,递给mark。

上边正是wardo病房的监控画面。

mark觉得自己眼前发黑,整个世界都在旋转。似乎时光流逝突然变慢了,他能够清楚的看到窗外迅速飞落的叶子。他的心跳也终于平静了下来。起码他看到wardo了,而且他还活着。毕竟,还活着,就有希望,不是吗。

“天哪,wardo这是怎么回事?!”dustin尖叫起来。不知道该怎么接受这个事实。

“我联系了wardo的公司,同事说wardo早就下班了。我就联系了当地警察。他们说这正好有一个未知身份的人。给发来了传真。我就认出这真的是wardo了。”

“他是怎么了” mark轻声问,声音像是怕吵到了wardo。

“wardo被车撞了,司机逃逸了。从不完全监控上看,应该是毒驾。我又联系了医院,医生告诉我,wardo随时可能会死亡。”

说完,三人都沉默了。死亡,离他们年轻的生命这么遥远,意外,悄悄地潜伏在他们周围。

chris和dustin都小心翼翼地盯着mark看,以防他有什么过激行为。但mark从头到尾都很安静。

“我现在去新加坡”

“。。。好,mark你准备一下”

dustin和chris退出办公室,留下mark一人在里面。

wardo他瘦了,mark看着屏幕痴痴地想。我可以接他回来,我会照顾他,绝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混蛋了。所以,wardo活下来,好吗。

ICU室(重症监护室)wardo静静的躺在病床上,全身插满了各种管子、监护仪导线。脖子上插着呼吸机气管,荧光频上显示“C”,这是被动呼吸的标志。死神,在他身游走。

从公司到机场,再到登机,mark从头至尾都在看着wardo,像看着稀世之宝怕被人偷去一样。mark贪婪地看着wardo,回想着他们之间的一幕幕,高兴的,失望的,惊喜的,不愉快的,争吵的。。。mark从没想过这些旧的回忆如此清晰。嘴角不自觉得笑。

我们曾是最好的朋友,也曾是最甜蜜的恋人,现在也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哪怕时至今日,我还爱你。活下来,我还没为我的混蛋行为做出道歉。

mark在祷告,像那时在宿舍一样。不过,这回是真正的祈祷。mark不知道祷告词是什么,全是在默念wardo不会死。

chris看到mark呆住的模样,在心里为他们祈祷一切安好。他们本可以成为世界上最令人羡慕的一对。现实却如此戏剧。回想以前,他们在一起时悄无声息,分开时世人皆知。他也是这个结局的推动者。

chris不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怎么安慰mark只能干巴巴的一遍又一遍地说,wardo他不会有事的。

看向窗外,离冬天越来越近了。

mark的胸膛又开始震动起来,不仅仅是因为恐惧,他和wardo的距离在一点一点减小。mark兴奋起来,他自信的想wardo绝对会活下来。

等等我吧wardo,再等等我,前面的路太凶险了。世人这么多,只有你是给我安全感最多的伴侣。请不要就这么放弃我,我不再要那些一击即碎的自尊了,我的自信也全部是空穴来风,我要让你看到,我现在多卑微。


“那么,请你现在告诉我,还想回去吗?”


谢谢小可爱的评论,以及我又脱了一天,原本昨天就想写完的。但是卷子太多了。。。。_| ̄|●

欢迎老爷们捉虫,如果有小可爱写写自己的看法,我会高兴的上天炸烟花的☀

谢谢小可爱的观看❤